欢迎访问山东将军网! 用户名: 密码: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
首页 ?亚游开户|官方网站 ag环亚集团官网|官方 | www.ag888.com|官方 ?将军声音 将军题词 | 将军关怀 经典战例 战友情深 将军纪念堂 爱心基金 休闲养生
?将军风采 共和国将军 | 文职干部 ?视频专区 将军访谈 | DV自拍 我的家庭 将军文苑 国防教育 山东骄子 关于我们
??? 热点关注:共和国将军 | 将军题词 | 诗词书画 | 山东骄子 | ag环亚集团官网|官方
? 格言文章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将军文苑 > 格言文章 >> ?

澜沧江边成人礼--作者:孙晓青

时间:2018/6/6??来源:??点击数:3051
?
孙晓青:解放军报社原社长,少将军衔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??? 中国西南部川滇藏交界处的绵延雪山孕育了充沛的水资源,金沙江、澜沧江和怒江在横断山脉间左冲右突,奔腾南下,形成三江并流的地理奇观。2005年初秋,我带军报记者沿川藏公路挺进拉萨,8月17日过金沙江穿海通沟,傍晚落脚在一个叫“竹卡”的兵站。
??? 从地图上看,海拔2600米的竹卡兵站坐落在澜沧江边,可实地却是高崖深涧,看不见平坦的江岸和开阔的江面,只有一条狭长的绿流波澜不兴,似玉带隐入万山,全无浩浩荡荡的气势。
??? 这是澜沧江吗?
??? 没错,正是澜沧江的上游。
??? 也就是说,如果从这里顺流而下,就能够漂到景洪!
??? 我忽然心生感动。从第一次在景洪见到澜沧江投入它的怀抱,到今天涉足澜沧江上游,已经过去了整整36年。当年不谙世事的一名北京知青,如今成长为共和国将军,而澜沧江所见证的,正是我永远怀恋的“兵之初”。
??? 一杯“藏乡醇”摆在面前,随行记者要与我“为36年干杯”。我叹:“又见澜沧江,两眼泪汪汪”,随即一饮而尽。
??? 我是在那个动乱年代被上山下乡的大潮卷到西双版纳的。1969年5月中旬,我们一批北京知青赴云南“屯垦戍边”,先是乘坐4天4夜的火车到昆明,然后换乘解放牌卡车,一路晓行夜宿又走了4天,终于来到西双版纳自治州州府所在地景洪县。
??? 由于最后那天行程较短,车过景洪大桥时,天色尚早。我们靠着车厢,贪婪地欣赏着从未见识过的热带雨林,当澜沧江奔来眼底时,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大呼小叫起来。当时,我们的激动与这条大江的从容形成鲜明对比:在西双版纳午后的阳光下,澜沧江像一条慵懒的巨龙,扭动着庞大身躯不紧不慢地游向远方。
??? 车队驶进宿营地后,我们最渴望的就是洗澡。那时昆明到景洪的公路还是土路,一路行车,尘土飞扬,知青们坐在车厢的行李上,个个都成了土猴儿。到哪儿洗澡?澜沧江呀!放下行李,我们一路打听着来到江边,换上游泳裤就跳了进去。天热水暖,在浅水处嬉戏不过瘾,不知谁说了一句:“敢不敢游过去?”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,凭着在北京游泳池里练出的那点水性,居然夸口:“这才几百米呀,有什么不敢的!”于是,我和另外两个知青根本没有细想,便结伴游向对岸。
??? 开始倒没觉得怎样,尽管越往前游水流越急、水温越凉,可不知深浅的豪情完全抑制了面对激流的紧张,我们一边畅游一边说笑。等游到对岸回头一看,发现我们已被水流往下游冲了很远,这才感到后怕。尤其是想起途经昆明时,曾听一位到过西双版纳的中年妇女说起,澜沧江里有一种叫做“席子”的生物,远看像一领草席随波逐流,一旦遇到人畜等活物便会顺势卷起,将猎物包裹其中慢慢消化掉。这个传说令人心生恐惧,怎么办?没办法,只能游回去。忐忑中,我们踩着遍地卵石往上游走了很远才下水。这次谁也不敢说话了,甚至不敢把头扎入水中,眼睛紧张地搜索着水面,随时准备同不期而遇的“席子”进行搏斗。
??? 时至今日,我也没有搞清世界上到底有没有“席子”,但却实实在在领教了澜沧江的神秘与冷峻。
??? 事实上,这只是我与澜沧江结缘的开端。
??? 那时候,知青的口号是“扎根边疆干革命,广阔天地练红心”。可年轻人毕竟好奇心盛,又被“文革”纵容得纪律涣散,分配到大勐龙东风农场东方红分厂仅一个星期,我们几个北京知青便找了个借口离开生产队,翻山越岭上景洪,又一次来到澜沧江边。这一回,我们没有游泳,而是乘船去了橄榄坝。理由很简单:都说不到西双版纳等于没到云南,而不到橄榄坝等于没到西双版纳。
??? 记忆中,那时的橄榄坝有一条从江边通往傣族村寨的土路,浮土很厚,连高大的椰树都被染得灰头土脸。尽管如此,这些南国椰风还是让我们领略到异域的热带风光。更难忘的是,我们在江边一家食馆里,吃到一种名叫“江团”的鲜鱼,据说是澜沧江特有的,鲜嫩无比,至今回想起来,仍口有余香。
??? 橄榄坝之行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严重后果,生产队显然宽容了初来乍到的小知青的自由散漫。这反而让我感到内疚,后来我们玩命干活儿,以“自觉接受再教育”的姿态赢得了老职工们的认可。只是,我在农场干了不到一年,就因一个偶然的机缘被当地驻军特招入伍了。1970年3月,我在云南省思茅军分区穿上军装,成为一名光荣的边防军人。
当兵之后搞报道,我的军旅生涯乃至新闻学步均由此开始。那些年,我到过景洪、勐海、勐腊等地多个边防连队,足迹所至大多与澜沧江有关。
??? 记得在澜沧江流经边境的地方,有个小镇叫关累,如今已成为沿湄公河入境船舶最先停泊的码头,也是云南省与缅甸、老挝、泰国直接进行经贸交往的重要水路通道。1972年夏天,我和两位同事去关累采访某边防团四连,他们守卫的澜沧江段属于界江,对岸是缅甸,下游是湄公河。当时,橄榄坝以下的江段还没有通航,关累处于大山夹峙中,交通不便,湿热异常,而境外又不太平,四连任务很重,生活很苦。有一天,我们参加连队巡逻,与官兵一起穿越莽莽森林,从山巅一直下到江边,历尽艰辛。望着眼前翻滚的江水和对面暗伏杀机的大山,我对扞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军人使命有了更加深刻的体验。
??? 1973年全国陆地边防工作会议之后,西双版纳军分区正式组建,并从思茅军分区抽走一批骨干,而我则留在思茅,去景洪方向的机会少了。可作为连接两个地区的纽带,澜沧江依然流淌,我和版纳战友的联系依然紧密。
??? 参加野营拉练是那段时间我经历的一件大事。1973年底,思茅军分区组织部队进行野营拉练,在参谋长亲自草拟的上报原昆明军区的请示电中,一句“澜沧江斜切我部防区”的表述,道出了此次跨越澜沧江拉练的决心。
??? 当年的日记显示:我们11月26日从思茅出发,一路避开大道走深山,经过连续4天的徒步行军,于29日下午抵达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境内的澜沧江边。野营拉练,强调的是“野营”不扰民,况且,周围荒无人烟,我们只能就地取材,在江边沙滩上搭建起由一片窝棚组成的宿营地。
??? 12月1日,部队开始渡江,漂浮器材主要是头一天捆扎的竹筏。看起来,那段江面并不宽阔,江水流速每秒2.5米,横渡似乎不成问题。谁知,庞大的竹筏一旦被拖下水,几名身强力壮的战士却难以控制,好不容易划到江心,江水陡然湍急,流速达到每秒5米,瞬间便将竹筏冲远,战士们只得弃筏跳江,只身游回。再用小竹筏试渡,虽然划过去了,可登陆点竟被冲至下游1公里处。
??? 当晚,营地燃起堆堆篝火,那个年代常见的“诸葛亮会”伴着澜沧江的涛声开得热火朝天,各种点子、对策五花八门,大伙儿共同的信念是,不走回头路,征服澜沧江。我和司令部一位参谋还在沙滩上留下5个大字:澜沧江休狂!
以后几天,部队围绕渡江开展了多种活动,包括扎竹筏、练划桨、赛拔河、放电影……还有人热衷于寻开心,将那些刚刚捆扎好的竹筏分别命名为“思茅军分区海军部战舰一号、二号、三号”云云。总之,我们白天跟澜沧江较劲,夜里枕澜沧江入眠,日子过得倒也快活。
??? 然而,能不能成功渡江始终是一个问题。又经过几次试验,人员倒是可以采取多种形式过江,但是装备、马匹等大件物资不好办。综合各种考虑,为确保安全,司令部最终决定:立即向下游转移,另选渡口过江。
在那个坚信“人定胜天”的年代,这一决定引来的非议可想而知,就连我也想不通:大渡河比澜沧江湍急,红军条件比我们艰苦,红军能够飞夺天堑,而今天我们为何要止步于此?牢骚归牢骚,命令必须服从。12月4日,拉练部队转移至40公里外的一个村寨,在当地老乡的帮助下,于12月6日顺利渡江,部队整体从江北进入江南。
??? 这是澜沧江给我上的实实在在的一课。争强好胜是年轻人的天性,而缺乏求实精神又是其致命弱点。如今回想起来,当年我们“藐视一切”的心态真是可贵又可笑:可贵,赞的是勇敢进取的精神;可笑,笑的是不自量力的幼稚。面对澜沧江,任何不尊重自然规律的狂傲都将碰壁。后来经历的事情多了,我对澜沧江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敬畏。
??? 在我的人生历程中,澜沧江还曾见证过我的初恋。
??? 我的女友也是北京知青,比我晚一个月来到西双版纳。不过,她在橄榄坝农场,而我先在东风农场,后又到思茅当兵,虽说相距不远,可是从1969年至1975年的6年间,我们只见过两三次面,感情维系全靠写信。其结果,是心照不宣的恋爱笔谈6年,却始终未及谈婚论嫁的程度。
??? 那时,女友在政治上很惨,因为有个在全国知名度很高的所谓“走资派”父亲,她的一切努力都难以得到应有的回报。生产队里的北京知青,回城的回城,调走的调走,只剩她一人还在坚守。1975年春天,开国上将肖克来到西双版纳,召开知青座谈会时,一名知青干部提出,我们这里有个北京知青表现很好,可是因为家庭问题入不了党,她今天也来了。知青干部指着我的女友,并说出她父亲的名字。肖克将军一愣,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缓缓说道:“我认识你的母亲,你长得很像你母亲。那时候,你母亲是我们平西抗日根据地的妇救会主任。”语气中透着伤感。随即,老将军提高声音说:“我们党是有政策的,不管父母如何,重在本人表现嘛!”
??? 时隔两个多月,我陪新华社记者下边防,归途路过景洪,在西双版纳军分区逗留。经不住战友的热情怂恿,我心怀忐忑地给女友挂通了电话,希望她能够趁机来景洪见个面。当时,她刚刚入党,显得很为难,因为既不好请假,也没有车船。不过为了宽慰我,她答应想想办法。
??? 第二天,我是在心烦意乱中度过的。澜沧江上,从景洪到橄榄坝有定期江轮,下去是顺水,只要一小时左右,上来是逆水,行程近4个小时。明知她上午不可能赶到,可我还是几次三番到分区大门外张望,中午又专门骑自行车到澜沧江航运局打听航船消息,得知今天的船刚下去,要到明天中午才能返回。当晚,分区院里放映电影《创业》,我怕错过女友的电话而没有去看。正当我等得心焦几近绝望时,隔壁传来电话铃声。我跳起来往外冲,却听有人拿起电话说:“我是华程。”嗨,居然是电影中的一个情节!
??? 我仍不死心,第三天中午又一次来到江边码头。恰好,一艘江轮正从目所能及的远方逆水而来,只是我越心焦,它开得越慢,简直像一只蜗牛慢慢腾腾地在江面上爬行。焦急中,我走出树荫,顶着正午的烈日伫立在陡峭的江岸上。
船终于靠岸了。我的眼睛紧张地在甲板上来回扫射:没有,没有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。我又把一线希望寄托在船舱里,紧紧盯着从里面鱼贯而出的男男女女:还是没有,没有那个我渴望见到的人。当最后一名乘客走过通向码头的跳板,船员们开始打扫卫生时,我才发现,衬衣已被汗水湿透。
??? 很多年后,当年的女友已经成为我的妻子,我们共同回忆往事的时候,我渐渐品味出,在澜沧江边经历的那种望眼欲穿的期盼,也是一种真切的幸福。
??? 都说澜沧江是西双版纳的一张名片,而我想说,澜沧江也是我人生的一块基石。在我踏上社会的最初日子里,是它,教我学会了勇敢和忠诚,懂得了使命和责任,收获了友谊和爱情。几十年来,它就像我的生命之源,无论我走到哪里,它都会静静地流入我的心海,在那里蓄积、荡漾,赋予我智慧和力量。
??? 有件小事证明此言不虚。军官过去没有身份证,证明身份靠军官证,前两年,公安机关才开始为军人补办“居民身份证”。当我拿到这张小小的磁卡时,无意中发现我的身份证与别人的不一样:报社同仁来自五湖四海,可他们的身份证基本都是北京编号,唯独我的显示出一组陌生数字:653122……经查询,这开头的6位数是云南西双版纳的代号!
??? 哦,那是我的第二故乡,那里有一条曾经滋养我的澜沧江。当年,正是那条大江为我举行了“成人礼”。
?
?
文章转自作者本人提供的《解放军报》
标题书法:谭 健
专题活动 www.ag888.com|官方
?原济南军区联勤部部长张振德
?沉痛悼念高锐将军
?迟来的签字--记林毅将军
?不忘初心?继续前
?中国?山东将军
?最新动态
庆建军 迎国庆《致敬祖国——共和
安徽将军网(筹)秘书长刘维民参加
沉痛悼念赵书友同志!
传承红色基因 金融促进发展—中
凝心聚力、扬帆起航---中国·山
中国·山东将军网温馨举办“感恩有
“写意敦煌——吴泽浩画展(济南站
中国?山东将军网应邀
中国?山东将军网参加
中国·山东将军网隆重举行庆祝建军
?专题活动
马殿振副秘书长一行赴青岛参加活动
原济南军区联勤部部长张振德少将到
弘扬将军文化 彰显民族精神
中国·山东将军网为山东正唐律师事
济南军区联勤部原政委穆振河少将莅
赠书行动济南行(七)
《山东走出的将军》首卷排序工作顺
《山东走出的将军》题词排序调整
中国·山东将军网全体工作人员欢度
中国·山东将军网走基层、迎国庆座
网站首页 | 本网简介 | 商务合作 | 法律声明 | 服务条款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? 2012-2013 All Right Reserved 山东将军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25899号